航展故事 我为航模疯
ʱ䣺 2019-09-19

  2019年9月中旬,雨后的天气仍然炎热。40岁的巫建和好朋友赵志强、卢冰,来到双东镇的一处航模基地,又开始摆弄、试飞自己的航空模型。航空模型简称航模,是一种重于空气的,有尺寸限制的,带有或不带有发动机的,不能载人的航空器。航模飞机一般与载人的飞机一样,主要由机翼、尾翼、机身、起落架、发动机和控制系统六部分组成。这次试飞,几个资深的模友带来的是巴西巨嘴鸟像真机、虎蛾模型机和冲浪者滑翔机,他们展示的航模横滚和殷麦曼动作,令人惊叹。家庭暴力中孩子怎样才能从阴影中摆脱出来?

  巫建是这个团队的中坚力量,他打小活泼好动,动手能力特别强。小时候除了弹弓、泥塑、竹筒枪,铁环,纸轮船等等手工制作,他最擅长船模制作和“飞机”改造。飞得高,飞得远是巫建对于飞机的追求。上世纪90年代,没有网络,也找不到老师,巫建自己摸索着开始了第一架飞机的制作。

  10岁时,巫建制作出了第一架自制“飞机”。用硬纸板做出飞机的架子,加上螺旋桨,再利用橡皮筋的反作用力带动螺旋。他制作的手抛飞机能够飞出两三米高,七八米远。他还凭想象拆掉电动玩具的小电机,切出电视机泡沫箱,找来易拉罐,自己组装电推动的水上轮船,这些都是巫建引以为骄傲的童年趣事。

  2010年代,在广告公司上班的巫建和同事陈佳泉有了一个共同的爱好——制作航模飞机。公司里KT板、喷绘机、美工刀、胶水……也不缺材料。两个人自己动手,做出各种造型,各种花色的航模。还做了各种各样的实验,想方设法提高自制飞机的滑翔性能。

  一次,巫建偶然听说某电商平台有航模专用材料卖,他乐开了花。在这里,他第一次知道了飞机还有航模专用无刷电机,有舵机、锂电池,还可以配置电子调速器、遥控器接收机等重要配置。

  工作之余“加班”是巫建的常事。所谓“加班”,是泡在网络上看航模组装视频,是节假日躲在办公室研究和组装配件。

  正逢国庆节,巫建加班组装的飞机迎来第一个朝阳。通电,螺旋桨转起来了,飞机往前窜了,可机身却不离地,被撞个稀烂。这次的组装失败让巫建很难过,好几天夜里都睡不着。

  “炸机”是航模界的行话,是指模型摔坏了。持续近二十次炸机,每次买零件就是两三百元,办公室墙上挂满了航模配件,没有图纸自己画,网上找,再把图喷绘出来。几经折腾,巫建将模型改得越来越好,但大家的不理解也越来越多,这让巫建苦恼不已。

  后来,巫建认识了资深模友赵志强,加入了新成立的德阳航模群。入群后,巫建这才知道泡论坛是比较好的学习方式,而新手利用模拟器在电脑上模拟飞行是一条规避风险、掌握技能的好途径。

  巫建对航模的痴迷还让他差点出了意外。2013年的一天,巫建刚入手了新的航模机,他特别兴奋。邀约了几个伙伴到青衣江大桥北边的河坝放飞。新的机型,巫建操作技术还不熟练,一阵强风吹来,飞机失控。紧急情况下,巫建将飞机的油断了,飞机直接栽到河中。

  当时是枯水期,中秋节千人齐聚三亚天涯海角唱响《我和我的祖,看到河里的泥层已经开裂,巫建打算步行过去捡飞机,没想到刚跨出第二步,竟沉入了淤泥中。表面硬实的泥层一下子深陷,惊慌失措的巫建还来不及呼救,泥层已至胸口。他赶紧将遥控器甩开,匍匐着增大接触面积,慢慢地艰难地爬出了泥淖。和朋友相见已经满身污泥,狼狈不堪,成为业界“趣谈”。

  从小时候玩纸飞机到玩航模,巫建经历了很多。十几二十次“炸机”,两次航模“失联”,一万多元的雅克54摔坏,都不曾动摇巫建的飞天梦想,尽管这只是一种爱好。

  从仅仅会做无翼型F22板机,到制作出仿真模型,再到制作“超人”飞机、飞猫模型、水上飞机北极星,再顺利试飞英式“喷火”飞机、德国BF109、美国教练机T45,巫建酷爱着这美好的行业,享受着飞行的感觉。

  四川国际航展临近,巫建和小伙伴们打定主意要去看看“真家伙”,见识见识最新的航模技术。他们还打算发挥自己的特长,为德阳青少年航模知识普及和科技创新出一份力。

  巫建说,现在航模竞技已经是全运会项目,它激励人们创造和攀登。巫建有一个小梦想,就是成立和注册正规的协会,并申请到模友们自己的空域,保障本地航模界安全、合法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