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未出新作读者期待破魔咒 莫言:潜心创精品
ʱ䣺 2019-11-04

  一个作家一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便很难再创作出超越从前的新作,这一“魔咒”在诺贝尔文学奖家族中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此言不谬。朝鲜新闻节目“与国际接轨”:女主播直播背景,在最近刚举行的莫言作品独家授权新闻发布会上,莫言在被问到新作何时露面时,他坦承正憋着劲要写一部好作品。获奖后五年未出新作的莫言,能否打破诺贝尔文学奖的魔咒?

  有人评价,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定程度上为现代文学创作解除了自我否定的魔咒,树立了文学自信力。但破解了旧的魔咒,新的魔咒又来了。

  综观一百多年来的诺贝尔文学奖家族,获奖后很难再写出超越之作的所谓“魔咒”,已在很多作家身上应验,莫言能否独辟蹊径破解这一魔咒?

  其实这个问题,早在莫言获诺奖的消息刚一公布时,就成为读者关注的热门话题了。面对读者的关心,莫言不止一次直面作答,让读者放心,他一定会想法破解这一“魔咒”。

  2012年12月6日,莫言在领诺奖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有记者当面问:“您在构思新的文学作品吗?您对自己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期许?会陷入所谓的诺奖创作魔咒吗?”莫言的回答是,“我不信这个邪,我会坚持自己的创作道路,打破这个魔咒。我可以明确地回答你,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领完奖后回到书桌前写小说,其他事情都没有这个重要。”

  半年后,2013年4月,莫言受聘为山东大学客座教授,在分享获诺奖后的心理变化时,他主动提起“诺贝尔文学奖魔咒”问题,他分析认为,一方面可能获奖后各种活动分散了作家的精力,影响他们专心致志地写作,更重要的是影响他们的心态,就老端着“我一定要表现出诺贝尔奖水平”这个架子,不放松了,从而影响到创作的自由。莫言称他要丢掉包袱,以一穷二白的状态回到写作中去。“我宁愿写出一篇让读者或者评论家很不高兴、331817香港!很不喜欢的作品,但也一定要按照内心的想法去写,而不是按照想象中的诺贝尔奖水准去写。”

  本月11日,莫言在参加活动时其新作何时推出再次引发媒体和读者的关注。对于这一问题,莫言坦然相告,“我觉得今年还出不来,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

  想必读者对五年未出新作的莫言有怀疑和质问,也有期待和关心,但莫言自己好像很平静。对视文学为生命的作家而言,长时间不出新作,内心肯定是有压力的,因为作品就是他的孩子啊,孩子不出生,他怎么能安心呢?所以,莫言的平静应该是带着巨大压力的平静。

  其实,莫言一直在为新作做准备,他说,尽管这几年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去过很多地方,做了很多演讲,也写了很多杂七杂八的文章,但自己对文学的梦想力度没有减弱。“我一直在搜集各方面材料,甚至也悄悄地到一些我准备写作的小说人物生活过的地方去做一些调查和采访。”

  莫言谈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他期待的新作绝非平庸之作,而是经典作品。尽管他暗示自己不要怕失败,但真要写出一部平庸之作,读者能接受吗?莫言自己能接受吗?所以,他的新作至少要在文学质量上不能低于从前的作品,才能符合各方期待。

  也许有的读者会想当然地认为,作为世界最高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再写一部经典之作有何难?岂知对作家而言,每一部杰作都是一次从零开始的重新出发,也是一次穿越丛林的探险,任何一个伟大的作家都耻于走老路,走套路,莫言岂能例外?但要创作出一部无愧于时代的杰作,何其难矣!多年的写作实践已经培养了莫言严格的自我要求,他怀揣的是“写经典文学的梦想”,一部平庸之作固然易就,但那还是莫言吗?

  在此,我要为莫言点赞!宁愿他慢一些,再慢一些,也不要用平庸之作应景,让读者失望,让自己失望。在这方面我们有太多沉不住气的作家需要向莫言学习。

  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莫言一定能打破诺贝尔文学奖的“魔咒”呢?理由还是来自莫言。62岁的莫言,其人其作已展现出了一个文学大家应有的宽广的胸襟,开放的气度,清醒的头脑,幽默的逻辑,真诚的态度和燃烧的梦想。

  他多次强调把人当人写的文学理念,可谓抓住了文学的牛鼻子。风光ix5将10月31日上市 预售1198万起香港挂牌之全。他有珍贵的诚实:很多人害怕暴露文学师承以避偷袭之疑,在他却是津津乐道的线年他就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深受福克纳和马尔克斯影响;他对贾平凹的推崇和欣赏真实而真诚,为当代同辈作家树立了文人相重的典范;他是中国最早肯定“80后”、“90后”和网络文学的“50后”作家,对文学后辈的欣赏和尊重令人感动;他始终牢记父亲的话“莫言是农民的儿子”,文学家需要一颗质朴的心,而莫言拥有这种质朴。加上对文学的热爱和梦想以及他多年练就的写作功力,好作品自然可以期待。

  但正如莫言自己承认的,头顶诺贝尔文学奖光环,他是各种社会活动竞相邀请的对象,各种文学会议、大赛、书展都以邀请到莫言为荣,令重情重义的山东汉子很难拒绝,不能不说这也拖延了他回到写字桌前的时间。

  如果人们真的希望莫言的新作早日出现,有一句话当真诚相告:对于致力于创作新品的文学家、艺术家,也许少打扰就是最好的尊重!